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幽默故事 >> 内容

傻子二虎

时间:2015/10/18 15:20:04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有个人叫二虎,有点傻。某一次,他和老婆要去给岳父祝寿。头天晚上,老婆叮嘱他:明天我要先走,你去的时候衣服穿的乍乍的,礼物拿的重重的。第二天一早,老婆就走了。上午,二虎在家反复想:怎么才是衣服穿的乍乍的...
    有个人叫二虎,有点傻。某一次,他和老婆要去给岳父祝寿。头天晚上,老婆叮嘱他:“明天我要先走,你去的时候衣服穿的乍乍的,礼物拿的重重的。”第二天一早,老婆就走了。上午,二虎在家反复想:怎么才是衣服穿的乍乍的,礼物拿的重重的呢?老婆也不说清楚,自己也没问。眼看快到中午了,还没想明白,二虎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这时看到炕上的被子,脑中灵光一现,拿起剪子从被子中间剪开个洞,往头上一套,转了一圈,喜道:“这不是衣服乍乍的?”就高兴的走开了。走到院中,突然又想起这“礼物重重的”还没解决呢,就又想。正好看到院中的磨盘,喜道:“这不是礼物重重的?”赶忙拿了根绳子,把磨盘背在背上,往岳父家走去。
  再说岳父家,大女儿、女婿,二女儿、女婿及祝寿的亲戚都到了,寿宴马上要开始了,独独等不到二虎来,正着急呢,只见一个披着被子、背着磨盘的人从大门进来,却不是二虎是谁?大家看他这身打扮,都大笑起来,岳父岳母不住的摇头。二虎老婆羞的无地自容,低声责怪二虎:“你咋穿成这样?丢死人了!”二虎憨笑着说:“你不是让我把衣服穿的乍乍的,礼物拿的重重的吗?这不是?”老婆听了又气又无奈,只好又嘱咐他:“呆会儿看我眼色行事,千万别再出丑了。”二虎点头答应了。
  寿宴开始了,二虎的岳父平时喜欢对对子,席间,岳父兴致一起,就让三位女婿以自己的物品为题,各对一幅对子。大女婿是一位文士,以自己的轿子为题,张口对道:“我的轿顶圆又圆,四面绸缎往下帘,轿里坐个活神仙。”大家听了齐声喝彩。二女婿是一位武将,略一思忖,以自己的马为题,对道:“我的马肚圆又圆,四面马毛往下帘,马上骑个活神仙。”大家听了又是一阵喝彩。轮到二虎了,他胸无点墨,哪会吟什么诗?急的抓耳挠腮,不停的看他老婆,可是他老婆也没法给他暗示,对他直摇头。满桌子的人这时都在等着他,大女婿、二女婿都向他投来嘲笑的眼神,二虎臊的低下了头,这一低头,忽然就有词了,赶忙对道:“我的屁股圆又圆,四面衣服往下帘,裆里夹个活神仙。”满桌子的人听了,愣了一下,笑的前俯后仰,岳父听的直摇头,好在对仗工整,也算勉强通过了,大家就继续吃饭。偏偏二虎特别能吃,一顿狼吞虎咽,满桌子的饭菜被他吃了个一干二净,其他人都没吃多少,结果被岳父狠狠的骂了一通,二虎就这样委屈的过了一下午。
  转眼又到晚宴了,老婆把二虎叫到僻静处,对他说:“我知道你饭量大,看到饭就忍不住,但是你全吃了,别人就饿肚子了,你这样不对,你也别怪我爹骂你。”二虎听了也很内疚,就问:“那咋办呀?”老婆想了想,说:“这样吧,我给你袖子上拴个绳,吃饭的时候我拉一下你就吃一下,我不拉你就别吃。”二虎听了,高兴的直说好。
  到了开饭时间,大家分别坐下,开始吃饭。二虎就按老婆说的,觉得绳子一动,就吃一口饭。就这样吃着吃着,二虎老婆忙着去干活,就忘了拉绳子这事儿了,绳子也就掉地下了,正好一只小猫看到了绳子,就顽皮的用爪子来回拨弄。二虎这会儿正饿的口水直流呢,心想:老婆怎么这么久不拉绳子了?突然觉得绳子不停的动,心里乐坏了,以为是老婆让他使劲吃呢,就风卷残云一般,把桌子上的饭菜吃了个盘底朝天。岳父大怒,狠狠的骂了二虎一顿,让他立马走人。二虎老婆心疼了,对她父亲说:“爹,大黑天的怎么走?好歹让他住一晚上,明天再走,好吗?”岳父勉强同意了。饭后,二虎老婆弄清楚缘由,才知道是父亲错怪了二虎,就好言安慰了二虎几句。但是二虎没来由的挨了骂,心中十分恼怒,到了半夜,他悄悄的爬起来,把岳父家厨房中的一颗猪头放到偏房顶上,把一根猪肠子放到了岳父的鞋子里,又把猪心放到了小姨子的裆里。做完这些,又悄悄的回到了炕上。
  早上卯时,岳母第一个起来,出了房门,猛然看到偏房顶上的猪头,吓的大叫:“哎呀!鬼、鬼……”。岳父听到了,就要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,正待下地穿鞋,看到鞋里的肠子,也吓的大叫:“哎呀!蛇、蛇……”。小姨子也被惊醒了,坐起来突然看到裆里的猪心,惊的大叫一声:“啊呀!生娃了呀!”家里乱成一锅粥,可把二虎乐坏了,但他这会儿可就聪明了,啥也不说,啥也不管,只看着家里乱。二虎老婆由于心疼二虎,不忍让他独自回去,就趁此机会把他偷偷的藏在院外一个废弃的地窖里,并且叮嘱他:中午吃什么东西我都用蓝子给你吊下去。二虎听了,乖乖的藏了起来。
  又到中午了,大家又在一起吃饭,二虎走了,大家都吃的很开心。每上一道菜,二虎老婆就偷偷的给二虎送去一点。饭马上吃完了,最后一道菜是烩菜,二虎老婆又给他送到了地窖里。二虎吃了一口,就对老婆说:“给我弄点醋来。”老婆就给他弄醋去了。大姨姐汤喝多了,就想找个地方尿尿,出了院门,正好看到藏二虎的地窖,心想:这地方偏僻,没人看见,就在这里尿吧。褪了裤子,对着地窖口撒起了尿。再说二虎,在里面听到上面有走路的声音,还以为是老婆送醋来了,忙把碗伸出去,恰好就把大姨姐的尿接到了碗里,地窖漆黑,二虎也没看清楚,眼看碗快被尿满了,他急了,喊道:“好了好了,够酸了、够酸了!”大姨姐尿的正爽,突然听到有人说话,吓的赶忙提起裤子一溜烟跑了。

Tags:傻子 
作者:佚名 来源:不详
相关文章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本类热门
本类推荐
本类固顶
  • 故事大全(gushi.99876.cn) ©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Powered by laoy! V4.0.6